80万海鲜一星期赔光!被疫情击垮的海鲜水产批发商:两年白干了-AG8亚游|官网平台 - 首页  



当前位置:亚游 > 烹饪方法 >

80万海鲜一星期赔光!被疫情击垮的海鲜水产批发商:两年白干了

  “因为疫情,感觉家里要破产了。”1月27日,春节第三天,杨东在虎扑上发帖,声称自己家做海鲜批发生意,在本该生意最好的春节,遭遇疫情打击,订单全退。如果不及时处理,80多万的囤货在一个星期内就会全赔。

  这则发言迅速成为步行街热门线条评论。这个结果出乎杨东的预料,他说自己只是随手发个帖,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,毕竟不是只有自己家在亏损,是整个行业都在赔,比他家惨的生意人还有很多。

  一千多条评论中,既有人帮忙支招,也有人质疑杨东家进货太多,“一年盈利40万,就敢一次性进80万的货?”还有人把问题归咎在海鲜上,认为疫情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爆发(钟南山院士已辟谣,病毒来源于野生动物,并非海鲜),压根就不敢再吃海鲜。

  一方面,海鲜不像瓜果蔬菜、肉类食品是生活刚需,销售黄金期是春节的前后一个月,几乎占整年收入的一半。另一方面,海鲜的主要销售渠道是进入海鲜市场和餐馆、饭厅,而今年的线下餐饮行业,同样经受重击,损失惨重。

  作为产业链条上的一员,杨东说,他迫切期待疫情结束,而疫情结束的第一天,就需要去讨债。

  杨家做的是海鲜批发,主要是售卖螺类,包括花甲、象拔蚌、带子等。将从渔民手里收购的大量散货,打包售卖给“上家”,包括经销商、酒店、饭馆以及城市里的海鲜市场等。

  当天湛江的天气不太好,远处睡着乌云。杨东和往常一样,在店里帮忙打包货物,休息的时间玩手机刷虎扑,看到一则热门消息——武汉市在上午10点封城。

  封城的举措让人始料未及。杨东意识到,武汉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超预期。在此之前,他听说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华南海鲜市场传出来的,但和海鲜没关系,病毒的源头是野生动物,他本能的认为,影响不到自己家的生意。

  封城之后就不一定了。他在虎扑上不断刷新闻,发现不少地方的公众场所,线下娱乐场所相继通知停止营业,“我第一感觉是今年的年例,应该开不了了。”

  按照南方习俗,正月初一到十五,都有年例请客吃饭的习俗,对海鲜有旺盛的需求。以至于春节前后一个月,是海鲜最走俏的黄金期。

  从农历12月15日开始,杨家的海鲜就开始供不应求,杨父踌躇满志,要靠着这个月的时间打个翻身仗,不仅要解决掉2019年造成的22万亏损,还要达到净利润20万。

  考虑当地的渔船和工人在腊月29日都需要放假,海鲜需要提前准备好,杨董从1月11日放寒假开始,就赶来帮忙,杨家还请了11个当地的工人收货和打包货物,即便如此,杨母杨父杨年前几乎忙的脚不沾地--晚上12点睡,凌晨3点起来工作,只有中午吃完饭后,趁着货物没有送来的间隙,抽空补充睡眠。

  到23日,杨家只存了2万斤,且已经被十几家“上家”全部预定,每家要货都几千斤。杨母杨父认为的海鲜存量不够,要抓紧时间多储备一些。此时,他们已经提前垫付了80多万元,等待初二开工,海鲜运走,然后返还资金。

  当晚,杨东劝父母:不要再囤货了,疫情可能会影响生意。“他们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,一直在联系货源。”甚至除夕夜,正月初一这两天休息,家长们都忙着联系货源,让对方在第二天送些海鲜来补充。

  从除夕开始,不聚餐就成了全国各大城市和小巷的共识。周日,距离武汉1300多公里的湛江确认了2名患者和5名疑似患者,居民们对武汉有牌照的车辆驶入该市感到恐慌。

  26日上午,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,杨家开始开工,便收到了一打“上家”集体退款,“打电话来说,之前的海鲜还没有卖完,预订的货都不要了!”

  不仅杨家,渔村的其他九家海鲜批发餐馆也面临同样的情况——所有的订单都被退回。成千上万的家庭储存的海鲜躺在自己养殖的池子里,没有办法出售。

  作为海鲜产业的一个环节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杨东说,即使上家及时退货,但他们的损失也很大,损失最严重的一个,已经损失了100多万。“几天前我去海鲜市场买龙虾,原本180元一只的龙虾,最后成交价是60多元。”

  比惨并不能让杨东的心情有任何缓解,反而越来越糟。“上家越亏,我们的钱就越难收回来。”

  他跟媒体解释:如果我们以42元进货,然后以43元卖给上家,他们卖得很好,卖到50元一斤,他们可能给我们45元一斤价格结款,每个人都能赚钱。如果卖得不好,他会把价格降到41美元,我们反而亏本了。

  行业的三角债危机也因此爆发。杨东说,海鲜批发有门槛,不仅需要充足的货源,还需要充足的现金流。且现金流最重要。

  在渔村海鲜批发商是个体经营,从渔民手中接收散装货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但我们卖给上家需要等待最后卖光,才会结款,这导致很多赊账越积越多。大多数海鲜批发商通过贷款来获得足够的现金流。“整个行业都处于相互赊欠,账面上的流动现金来向散户付款就行了。

  杨家在湛江市中心有两套公寓和一辆车,都已经用来做抵押贷款。每月的利息超过一万元。被退单当天,杨父在家唉声叹气,“货不及时处理的话,连贷款利息都还不上。”

  被退单的第二天,杨东在虎扑发帖说“破产”。渔村的十家批发商则在开会商议处理办法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不能全亏在手里,能拿回多少钱就拿回多少钱。

  在此期间,疫情感染人数日益增多,人们在家中忙着自我隔离,上网抢购口罩以确保安全。在湛江,一个小渔村,每个人都忙着减少损失,没人关心买口罩戴口罩的事。直到2月2日,杨父花了七天时间,将家里的17000斤海鲜全部甩卖掉,几乎以每斤损失10元的代价在销货,“目前的损失是30万,加上人工成本,基本上相当于两年的白活。”

  更让杨家担心的是,这些货销往上家后,同样是巨亏的他们,不知会延期多久才结款。

  目前杨家的囤货还剩下3000斤,等待亏本处理。这个月还要给11个工人结算工资,男工5000元,女工4000元,还得再花近5万的成本。

  杨东说,春节黄金期过后,一些工人需要清退。这在渔村并不少见,海鲜生意是靠天吃饭,旺季工人多,淡季工人少,所有的渔村生意都是临时的,也没有合同约束。

  海鲜批发是一种自营业务,很多靠的是约定俗成的规则,没有合同。虽然吃了很多亏,很多“上家”赊账了几万之后会跑路,还有合作几年的上家,会狠狠宰一笔之后才跑。杨东还记得,坑最惨的一次合作是欠12万,货刚送过去,对方就没有消息了。

  此前,杨父还设想过要开公司,但是当他发现每月的税金要比每月的利润高的时候,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  以至于在杨家所在的渔村,如今仍在经营的10家批发商,几乎都是从事海鲜生意数十年的人,靠多年的现金流维生——“拆东墙补西墙”撑下来。

  杨父16岁开始做海鲜生意,经过近40年的工作经验,直到55岁才发展成为渔村第三大从业者。他逐渐从湛江市扩展到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、山东、福建等地。与此同时,杨家的债务链也在扩张,信用最差的那个人,已经欠了他家人40万还没还,继续发货还会还一部分,不发货更加不会还。”

  在杨东看来,他的父亲比一般55岁的人要老得多,主要原因是做生意愁的,特别是海鲜行业,更头疼。

  在2019年之前,杨家所在的渔村一直受到黑社会团伙的骚扰,导致恶性竞争和抬价普遍。直到2018年底,湛江市公安局启动了打击犯罪和反犯罪行动,抓获了“海霸”梁槐和46名团队成员,海鲜市场才恢复了自由贸易。

  但自由贸易也不容易。前期拉生意需要好吃好喝地跟“上家”应酬,送完货后还需要到全国各地去催债。因此,在每年6月至9月的“禁海”期间,杨父就需要去收债。他一出门,就得花上两、三万元整天蹲在债务人的门口。蹲一个多月,欠20万,最后还给我们2万,像是在施舍。”

  杨东还记得,父亲曾在年前预判,2020年将是近几年行情最好的一年。只是疫情的肆虐始料未及,将所有的希望彻底打碎。

  他也无法预知疫情会持续多久,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早点开工,这样才能及早回笼资金。

      亚游,ag8亚游,亚游平台,亚游官网

 网站地图